周 菁 :建议加强高收入群体的税收管理
发布时间:2018-08-01
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字体:

近期,关于崔永元在微博上曝光某些明星利用“阴阳合同”等手段逃避缴纳个人所得税的新闻,一时间成为各大媒体的焦点,也吸引了社会各界的目光,国家税务总局已责成江苏省地税局介入调查。不管调查结果如何,高收入群体的个人所得税税收管理,确实存在很大的漏洞,我国的个人所得税体系,也有很大的不足:

1.税收品目繁多,计算方式复杂。当前,我国的《个人所得税法》所规定的征收范围为9种,每一种品目都有不同的计算方法,其中,劳务报酬、工资薪金以及生产经营所得为累进税率,其余为单一税率,而征收品目的繁多,能让避税者通过“化整为零”或者“张冠李戴”的方式,选择最优于自己的方案,从而最大化减少税收支出。此外,其余征收范围诸如股息红利、偶然所得的税率相对过低,也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不公平。

2.税收征管困难,取证手续复杂。当前,我国针对企业的税收管理,主要是“以票控税”为主,再辅以其他办法,而随着税务机关信息化水平的不断提高,税收管理的效率也日趋完善。但个人所得税的管理,主要是由个人自行申报或者企业代扣代缴,数据都是根据企业或者个人自行申报,并无比对的依据,从日常税务机关稽查个人所得税的案件来源,也大都是举报案件为主,税务机关在接货举报后,再去银行查资金记录,而后再依法补征税控。税务机关与银行数据无法共享,也就造成了个人所得税管理无法形成“数据管税”、“风险管控”等。

3.税收优惠政策不当利用,造成利用地方优惠政策变相逃避纳。当前,诸如“霍尔果斯”注册公司退税的优惠等政策,也让大部分避税者趋之若鹜。许多明星、高收入者往往会到当地注册公司,将“劳务报酬”等税收转化为公司经营税收,从而获得当地的退税,最高者,甚至能接近100%退税。

提高个人所得税征收管理,尤其是高收入群体的个人所得税管理,是体现社会公平、税收法定的重要方式,因此,建议:

1.适当调整个人所得税品目以及税率。一是加强对征收品目的管理,对于“劳务报酬”、“生产经营所得”个税,要严格区分,针对销售额大的个人独资企业以及合伙企业(建议年销售收入3000万以上),定期开展核查,确定征收项目,发现有问题,应及时采取措施,严防 “张冠李戴”。二是适当调整部分所得的税率,如“偶然所得”。当前,发达国家对“偶然所得”的征税率高达40%以上,而我国目前对“偶然所得”的征税率仅为20%,相对于其他的所的,“偶然所得”并不需要进行任何的劳动所得,但是税率往往也相对较低,这并不能体现税负公平原则,因此,建议适当提高“偶然所得”的税率。同时,提高起征点,当前的起征点为1万元,已经适用了十几年,无论从经济发展还是物价来看,1万元的起征点并不能符合当前的形势,因此建议提高到10万元。

2.加强税务和银行之间的数据共享,提高个人所得税管理效率。当前,银行与税务机关的数据是相互独立的,税务机关要查阅银行数据,必须出具相应的函,然后单个进行查阅,这就很难形成用数据管理税收。因此,建议形成银行和税务之间的数据共享。可以先行从大额数据开始,如个人账户入账单笔资金200万元以上,年累计资金1000万元以上的,银行应主动与税务机关对接,将数据接入,由税务机关进行税收的比对和评估,让偷逃税的行为能得到有效控制。

3.加强对优惠政策的管理,严格杜绝“招税型”企业。税收优惠地,利用优惠政策,大肆招入纯注册型企业,让国家扶持当地发展政策演变为捞取财政的机会,大大违反了国家给予优惠的初衷。因此,建议对税收优惠政策地区,应形成长效监督体系,严格当地享受优惠政策的企业条件,如限定企业必须在当地生产经营、使用的员工必须有50%以上在当地长期居住等条件,对于纯注册型企业,不得享受退税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