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与民主人士章士钊的革命情谊
周恩来与民主人士章士钊的革命情谊
发布时间:2018-07-25
来源:广州统一战线
【字体:

章士钊是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他一生经历曲折,从早年加入“华兴会”,投身辛亥革命,进行反清斗争,宣传民主共和思想,到民国期间,曾义务为陈独秀出庭辩护,历任各届国民参政员。最后以南京国民党和平谈判代表团成员飞赴北平,与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结下“金石”之交,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忠实可靠的其诚朋友,为谋求祖国的统一大业贡献了毕生精力。

和周恩来总理举杯追溯记忆畅话衷肠

1949年10月,章士钊参加开国大典以后,决定定居北京。中央要他参加政治协商会议,后又担任中央文史馆馆长。当时,百废待兴,中央政府一下子照顾不到那么多民主人士的生活,章士钊体会到政府的困难,没有提出分房要求,恰好老友朱启钤(桂苹)先生在京住房较宽敞,盛情邀请他合住,他就拉家带口地搬进了朱的后院。

章家住后院的北房和东房,北房约20多平方米,是章士钊夫妇的起居室,因为没有书房,床下地上到处都堆满了书。东房由大儿章可住,小女章含之只好安顿在连接北屋和东屋拐角上的一间过道。这过道光线不足,就在屋顶上开了天窗。整个院子没有暖气,一到冬天,每个屋子都得生上火炉。厨房只有一个,要与朱家合用,做好菜后端进后院有好远一段路。章含之十分留恋上海的住房,那里宽敞,气派,可以到南京路看光彩夺目的霓虹灯,还可以到弄堂目的小书店看书,而章士钊则毫无怨言,而且一住就是10年。

1959年春天,春风拂胞,周总理来看望章士钊。在拥挤的后院北房,宾主愉快地交谈着,不时响起总理爽朗的笑声。总理与章士钊谈起了文史馆员的生活和工作情况,一拉扯就是两个钟头。欢笑声中,一家人依依不舍地将总理送了出来。周恩来走到院中央,又停住脚,回头望了望章士钊住的房间,感慨地说:“行老,你解放十年还住在朋友家里,怎么从来不告诉我们为你找幢房子?!我太疏忽了,没有想到,对不起朋友啊!”章士钊淡然一笑:“不敢当,不敢当。我只要有个地方写字、看书就可以了。”

不久,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的负责人登门看望章士钊,说是奉总理指示,提出东城、西城几处房屋供选择,请行老卜居。奚夫人觉得在东城住了10年,熟悉环境,最后挑选了灯市口史家胡同的房屋。这里距王府井大街仅咫尺之遥,购物、交通均极方便。经过一年的重建修缮,章家迁入史家胡同新居。这是一幢宽敞的四合院,院内花木扶疏,有梨树,也有丁香、海棠,两边是风雨走廊,廊槽朱红翠绿,冷暖设备一应俱全。

在迁居前,周恩来特意请章士钊去晚饭。周恩来素称海量,他一连敬了章士钊3次酒,只要章抿一口,而他自己则一连喝干了3杯茅台。他对章说:“史家胡同这幢房是按照行老需要修的,算我们送给你的。”章士钊笑道:“你们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其实我一生也是既无动产,也无不动产。要是收下这房子,我倒在解放之后反成为有产阶级的房产主了!”周恩来浓眉下眼睛一闪:“那也好,行老不要房产权,房子永远归你行老和家眷居住,由我们管理。”他又朝章士钊举了一下杯,自己喝了一口酒:“行老对中国共产党有过许多帮助,四十年前还做过我们的义务交通员呢!你还记得不记得?”说罢,总理大笑不止。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时光无情地将一个个天真烂漫的少年送到生机勃勃的中年,又飞快地使他们进入暮色苍茫的晚年。1973年,是92岁的章士钊人生的最后一段驿程。

这年5月,北京春光明媚,汽车奔驰在去机场的大道上,章士钊靠在座椅靠背上,听着大家欢歌笑语,尤其爱听12岁的小外孙女妞妞说话。也许章士钊已经感到自己时日无多,从1972年下半年开始,去香港为祖国的统一大业尽最后一份力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殷夫人也从香港来信,说是阔别九载,希望一聚。于是,他要女儿章含之转报总理,希望去港一趟。总理说:“行老的爱国赤诚可敬可佩!与台湾方面的对话,行老去是再适合不过的了。上次行老赴港,做了大量的工作,可惜这几年搞运动耽搁了。只是我考虑到,岁月不饶人,行老已是92岁高龄了,长途旅行恐怕吃不消啊!”

1973年初春,章含之回来告诉父亲,在一次会见中,毛泽东突然提到了行老希望去香港促成国共和谈的事,章含之报告了行老的心愿,也报告了总理和家人的担心。毛泽东说:“我们如果准备得好一点,是不是还可以去呢?譬如说派个专机送去?”

以后,毛泽东请周恩来总理考虑个周到的计划,是否可以保证行老健康的条件下送他去香港。为此,周恩来作了周密、认真的筹备,安排了中国民航派一架专机送章士钊,随机派了警卫并为章士钊配备了北京医院内科张惠芬主任及护士小丁同去。章士钊这边,同去的有大儿章可、小女含之和外孙女妞妞,还有一个秘书,一名女厨工及后来照顾他生活的一个女孩子。一路上章士钊感慨万千,他觉得还是毛泽东主席最懂得他的心思!

一会儿,北京机场就到了,一走进宽敞的贵宾候机室,章士钊一眼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周恩来总理!周恩来迎上前来,双手捧着章士钊的手,叮咛保重。章士钊非常感动,国家刚经历一场大动乱,千头万绪,周恩来是最忙最累的人,可他在百忙之中亲自来机场送行!老人眼眶湿润了,抓着总理的手,久久说不出话来,半晌,他才说了五个字:“请总理放心!”

6月28日,周恩来总理得知章士钊病危的消息后,十分焦急,立即通知章含之准备赴港,并指示医疗队火速赶赴香港,尽一切办法稳住病情,然后护送老人回京治疗。7月1日凌晨,正当一切准备就绪,医疗队和章含之再过30多个小时即将出发时,突然接到香港来电,章士钊已于凌晨带着未遂的心愿和遗憾永远离开了人世。鞠躬尽瘁,死后而已。“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章士钊遗体在香港火化后,周恩来总理派了专机到广州迎接骨灰。飞机到达北京时,廖承志、罗青长等领导人在机场默哀迎接。7月11日,章士钊先生追悼会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毛泽东主席送了花圈,出席追悼会的有:周恩来、朱德、叶剑英、邓小平、李先念、王震、邓颖超、廖承志、郭沫若、许德珩·阿沛、阿旺晋美等,可谓备极哀荣。

(慕安)